人渣先生与本愿

行走世间,阅千帆。

第三章 进击的少女!保护mommy!

  自从阿米莉娅到达林中空地已经几天了,各位少年们也不再为女孩子的到来而欢呼,毕竟年龄小,又不能嫖(ಥ_ಥ)
  不过还是在她醒后的第一晚给小莉娅开了一个欢迎会,而且全部人都知道阿米莉娅叫他们的金发军师“mommy”的事了,让纽特被笑话了几天。
  “你能不叫我‘mommy’了吗?那怕哥哥也行。”纽特在又一次被拦腰抱住之后叹息一声,低头无奈的对阿米莉娅说道,栗发萝莉摇头,把脸埋进纽特有着薄薄肌肉的腹部,瓮声瓮气的说:“mommy, 腿,是不是不好。”纽特扒开阿米莉娅的头,蹲下身子,看着她的脸:“先前是摔过一次,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  “newt!Look out!”身后突然传来米诺的声音,纽特下意识回头,一个黑影向他扑了过来。蹲下身的纽特抱着阿米莉娅就地一滚, 躲过了这一击。翻滚间,纽特看清了攻击他的人。
  是约翰,那个几个月前才来到林间空地的红发少年,他喜欢笑,而且还加入了“行者”。
  危险容不得人多想,纽特马上起身拉着阿米莉娅开始跑,脸上泛着红黑的约翰吼叫着追。
  因为拉着阿米莉娅,再加上腿伤才好了几个星期,纽特有些力不从心,速度放缓,差点被约翰追上。
  “吼!”将要得手的约翰吼叫一声,加快速度,正巧纽特被绊倒在地,正看着人扑上来——“噗嗤”。
  一旁没什么存在感的阿米莉娅不知什么时候挡在两人中间,手抚在约翰胸口——是袖剑。阿米莉娅轻巧的抽出袖剑,看着约翰的身体“噗通”一声倒在地上,踩在被血浸透的地方再给他的脑门补了一下才走回纽特身旁。
  姗姗来迟的米诺正巧看见了阿米莉娅拔出袖剑的那一幕,惊疑不定的停下检查约翰的心跳,然后面色复杂的看着一副无害样的阿米莉娅,对才回过神的纽特说:“He's dead.”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时间:杀死约翰后两小时,地点:木屋,人物:阿米莉娅,纽特,米诺,埃尔比,盖里。
  “so,先是约翰发病,纽特被追击,然后阿米莉娅杀了约翰,对吗?”埃尔比摸着下巴,总结了一下小伙伴的呈词,“阿米莉娅,你是怎么杀掉约翰的?”
  “Hey!问题不是这个!为什么阿米莉娅要杀了他而不是……”盖里插嘴道,但还没说完就被阿米莉娅打断:
  “袖剑,心脏,大脑,我有绞碎的。”
  “你从哪里来的?为什么会用这个?能展示一下吗?”米诺接着问道。阿米莉娅犹豫了一下,举起手,袖剑从袖口的绑带弹出,不长,没有超过阿米莉娅的手,但却开了刃,闪着锋利的金属色。
  “伊恩在我毕业后送给我的,在地下城学过,我不知道它在这。”
  “你不是说不记得吗?为什么现在又能说出这些?”
  “我的记忆在恢复,每天都会有一块补齐,现在我记得我学习的那些。”
  “你学习过什么?在哪学习?那是个什么地方?”
  “Hey!停下!”先前一直没发话的纽特看向自己的小伙伴,“为什么你们要拷问一个小女孩?”“我们只是想知道她是什么。”盖里抿嘴盯着握紧拳头坐在椅子上的阿米莉娅,“危险要消灭在萌芽之中。”“I know!But she just a girl!”纽特的声音里有点愤怒,“Just a girl!Which girl can damn kill an adult male?(哪个女孩能该死的杀死一名成年男性?)”“She said she was a Assassin!(她说过她是一名刺客!)”纽特的话让室内安静了一瞬。
  “等等,你刚刚说她是一名刺客?”米诺不敢置信的问,纽特深吸一口气:“是的,在她醒来的那天晚上,她恢复了一点记忆,然后告诉我她是一名刺客。”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?”盖里激动的置问,“我以为她只是在开玩笑!而且告诉你们有什么用?”“What is this absurd development(这是什么见鬼的发展)”米诺小声嘀咕,听得埃尔比额角一抽。
  “安静!”埃尔比揉着隐隐作痛的额角,“阿米莉娅没有做错,当时的情况太紧急了。”“那为什么不能打晕他呢?”“我够不到。”
  众人看向眼神空洞的阿米莉娅。
  “I can't reach it”
  “总之,阿米莉娅她救了我。”纽特打断沉默,看着埃尔比,“我认为她是对的。”埃尔比沉吟一会儿,拍板道:“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,在墙上刻上约翰的名字,尸体烧掉,散了吧。”言毕带头离开,盖里翻了个白眼,跟在埃尔比身后,米诺拍拍纽特的肩,也走了。
  纽特坐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,有些不安的阿米莉娅局促的绕了绕衣角,接着飞快抱住纽特:“mommy,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……”“不,”思绪被打断,纽特安抚的揉揉阿米莉娅的头,“你没错,不是你的错。”
  头一次没有反驳解释自己不是“mommy”是哥哥,纽特认命的承认了这个称呼,并且对现在的林中空地有了一个全新的划定。
  算了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

第一章 就决定是你了!newt!

  今天是物资上来的日子,在听到 box 的声音后,埃尔比和纽特带着同样被关在迷宫的少年们来到 box 旁边。
  “轰!”box 到了顶,微微生锈的铁门打开,众人期待着望着里面。
  新人是……等等新人呢??
  Box 里面是照旧的几个箱子和一个……行李包?纽特和埃尔比对视一眼,接着跳进 box。
  小心翼翼的靠近行李包,纽特抽出腰间的长刀,用右手平举着对准一动不动的包,左手拉开拉链……
  (手动恐怖 bgm)
  Bgm 消失,什么也没发生,里面是一个沉睡着的栗发女孩。
  纽特松了一口气,将刀插回腰间,轻轻打横抱起女孩,回身对正瞅着他的小伙伴们说:“是一个女孩。”
  将女孩交给刚爬上去的埃尔比,纽特动作敏捷的上去,几个褐发的少年擦着他过去搬物资,剩下的则在埃尔比身旁强势围观。
  是女生耶!自从到这鬼地方后的第一个女生耶!
  被堵住的埃尔比有些无奈,大声喊道:“回去做你们的工作!”少年们依依不舍的散开,毕竟女孩子可以之后再看嘛,还是要给头头一点威严,不过……女孩子……嘿嘿。
  纽特跑了几步追上埃尔比,脸上带着轻松的笑:“这女孩还没醒,怎么办?”“放到房间找人看着,醒了再说,”埃尔比有点头疼,“那些人太兴奋了。”“没办法,毕竟这是 box 送过来的第一个女孩,他们有些激动了。”纽特耸肩,头疼愈发严重的小头领呻\吟一声:“等下还有更麻烦的事,就怕他们什么事都不做就看着她……上帝啊,我们还要把房子再加固一遍!”纽特拍拍埃尔比的肩:“会变好的,万事开头难。”
  交谈间,简陋的屋子已经到了,埃尔比侧身用肩推开门,走了进去,纽特紧随其后。女孩被放在木床上,纽特望着她:“你打算让谁看着她?”埃尔比扭头看着这个金发的小伙伴:“你。”“我?!”纽特挑眉看向一脸正经的埃尔比,再狠狠一皱,“Are you kidding?”“不,我是认真的。”埃尔比起身拍了拍纽特,“你发现的,你负责看着。”留下惊愕的睁大棕黄色眼睛的纽特,头领不带一丝云彩的走了,刚打开门还一脸恍然大悟的回头说:“带她参观的事也交给你了。”“我……”纽特还没说完,埃尔比就飞快的关上了门。
  “……”(大兄 die 有你这么坑队友的么……)
  咳咳,后面的话是字幕补充的,咱家林地之花才不会这么说话。
  叹口气,纽特认命的搬了把椅子坐到床边,承担起照顾未来林地吉祥物的任务。
  刚甩了个大任务给小伙伴的埃尔比没有丝毫罪恶感,认真的投入加固屋子的任务,顺便给那菇凉造了张吊床。
  天慢慢黑了,埃尔比琢磨着行者们要回来了,让一个小伙子代替他的位置,奔向了刚跑出来的米诺。
  “嘿!米诺!”埃尔比叫了强壮的亚裔少年一声,却没得到回应。米诺一脸见了鬼的神情看见埃尔比身后,让小头领疑惑的回头。
  哇哦,第一次见到纽特这么生气的样子……
  “埃!尔!比!”纽特气势汹汹的走向埃尔比,至于为什么不能跑……因为他腰上吊了一只小萝莉啊:-P
  “what's going on about this girl?!”纽特气的声音都快了几个度,“埃尔比!”“Okay, Okay, relax,”感觉要糟的埃尔比尽力想让纽特冷静,“Calm down,newt.”
  一旁吃瓜的米诺也加入了顺毛,不一会,纽特就只剩下一点不爽了。“发生什么了?”盖里走过来问,毕竟先前是一向冷静的纽特情绪不对,还关系到女孩子的问题。
  喂喂后面一个才是重点吧!
  “你可以自己问她。”纽特坐在椅子上,用下巴指了指乖顺的坐在他旁边的女孩。埃尔比搓搓手,和善的笑:“你叫什么?来自哪里?可以说出来吗?”女孩眨了眨眼:“My name is Amelia(阿米莉娅). 来自地下城。”“地下城?那是一个什么地方?”本来以为会得到“我不记得”这一句的埃尔比激动了,外面的世界啊!阿米莉娅摇头:“我不记得了。”“好吧。”突然失望,“还有什么别的吗?”“有一点,”阿米莉娅眯眼,“WCKD,还有佩姬……”“能详细说出来吗?”米诺诱导着女孩,“emmm……伊恩,我的教官,WCKD 是一个研究所,佩姬……我记不起更多了。”阿米莉娅突然抱住纽特的腰,“mommy,头疼……”
  “噗!——”正在喝水的盖里把水喷到了一旁的埃尔比脸上,让小领导惊叫一声开始擦脸,盖里说了一声“sorry”,然后开始笑,米诺低着头肩膀却在抖。
  上帝啊!纽特竟然被叫“mommy”了!
  身为被叫的纽特脸又黑了,低头一字一顿的挤出几个字:“I'm、not、your、mommy!”阿米莉娅委屈的嘟嘴:“mommy……”旁边忍笑的米诺拍着纽特的肩安慰:“没关系,只是雏鸟效应,噗。”
  你要是不笑我可能会相信你。
  纽特表示这些小伙伴很都欠揍(冷漠. JPG)。

锲子 月亮船

注:锲子是交代女主身世哒,小天使第一章才出现:-P
  “mommy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故事。”冰冷的手术台上,一个栗发女孩安静的躺着。
  “一个关于月亮船(※1)的故事。”不远处的门“滴”的一声开了。白衣且带着口罩的研究员们鱼贯而入。
  “里面有一个幸福的家庭。”推着的工具台与银色的地面摩擦发出“喀吱喀吱”的声音。
  “他们生活在精致的城堡里,吃着佣人们用心做的丰盛餐食。”工具台停在手术台旁,一名研究员戴好手套,打开了顶上的白炽灯。
  “柱子上的花纹驳杂优雅,金银的碟子整齐闪亮。”闪着冰冷光泽的手术刀被拿起,缓缓伸向一无所知的女孩。
  “他们在里面幸福的过着,一天又一天。”皮肤被划开,疼痛惊醒了女孩,她开始尖叫。   “忽的,在一个有着满幕星辰的夜晚,小女儿莎拉发现天空上有两个银月。”女孩无助的挣扎,却依然阻止不了他们的动作,一个小小的蓝色芯片被植入脑海。
  “这个可爱的小公主惊奇的对自己的哥哥说道:‘哥哥,天上有两个月亮!’。”一管又一管的不同色液体被注入女孩身体,每一寸皮肤都在被改变。   
“和他的名字尼古拉斯一样睿智的哥哥温柔的笑了。‘天上只有一个月亮,我的小公主’他说道。”尖锐的喊叫愈发低沉,最后女孩只能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呓语,意识渐渐模糊。
  “‘可是天上真的有……’莎拉有些不满,但一下被惊奇取代,‘看!月亮越来越大了!’。”最后一管打完,研究员抽出针管,将女孩推到另一个房间,打上葡萄糖,再关上厚重的密码门,对正观察着女孩的人吩咐了几句。
  “尼古拉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踏着优雅的步伐来到窗户旁,看到那银月时神色却缓缓凝重。‘莎拉,去找父亲和母亲,快!’尼古拉斯语气急促的说完,将不知所措小公主推出房间。”女孩躺在手术台上,神色痛苦,手背颈间青筋毕露,似在忍受着什么。她的指甲突然暴长,尖锐的顶端不住颤抖,猛然睁开的金眸里是不似人的竖瞳,眼周腮边浮上浅浅的鳞片,骨头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。
  “‘mommy!daddy!’莎拉带着哭腔打开了主卧的门,带着纱蔓的四柱床上的夫妇被惊醒,有着璀璨金发的奥德莉紧张的问:‘发生什么了亲爱的?’‘月亮!月亮!哥哥他让我找你们!’”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会儿就停了,女孩浑身冷汗的喘气,单面镜后的研究员们却沸腾了。
  “两人匆匆穿上鞋子,和莎拉一起来到了先前的房间。门只是轻轻掩上。缓缓推开,里面只有被月光渡成银色的房间和被风吹起的窗帘。”“头一次成功的实验品!!完美的体制!!”一个戴眼镜研究员狂热的趴在镜上,欣喜若狂,其余的不至于那么夸张,却也是狂喜着。
  “莎拉扑到窗户边,惊慌的叫着‘哥哥’。”女孩再次被带进了手术室,殷红的血被抽了几管,接着继续观察。
  “‘我在这!’尼古拉斯的声音从花园传来,三人又急急忙忙的到了花园。”重复了几天的事情结束了,女孩被交给一个黑发的男人。他摘下墨镜,弯腰看着眼神空洞的白衣女孩,挑眉微笑。
  “刚推开白色镂空门,莎拉就看见她亲爱的哥哥坐在月亮上!小公主兴奋的跑到尼古拉斯跟前:”“我是伊恩,以后将由我来负责你的训练,OK?”黑发男人没等女孩发话,拉着人走进了一辆越野车。
  “‘哥哥!我能和你一起吗?’尼古拉斯温柔的笑:‘当然,不过请当心。’双手交叠,莎拉被尼古拉斯抱着,银月缓缓上升。”车行进了几天,女孩被带到了一个空旷的地下室,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,伊恩脱下外套:“如果你能伤到我,就开始下一个训练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月亮船飘到一定高度就停了,接着开始向前开。莎拉能望见下方广阔的森林,被篝火映橙的村子和远处王城的教堂顶。”女孩有很强的学习能力,如同没有弹性限度的海绵一样吸收着各种知识,眸中却只有空洞,温暖的栗色映不出任何光亮。
  “那夜,星空中回荡着莎拉银铃般的笑声。兄妹两个人去了很多地方,直到黎明降临,疲惫的两人才回到自己的房间,沉沉入睡。”女孩在地下城里度过了很久,一年?两年?数不清,但她的身体却还是和以前一样,而且她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。
  “每个不是满月的夜晚,莎拉都会乘着月亮船出门,有时还会与家人一起出去。”女孩的精神出问题了,她突然用餐刀洞穿了一名她教官的心脏,血液喷涌而出,映着她的酒红的眼睛,一场杀戮在地下城展开。   “莎拉的生活与之前没有变化,在花园中玩球,与父母和哥哥一起进餐,长大,嫁给另一个城堡里的王子。月亮船是惊喜,但不是生活的全部,我们不需要为一件不会影响人生轨迹的东西花费太多,只在夜深人静时欣赏,就足够了。”
  “My name,is Amelia(阿米莉娅).”

[托纽]生物兵器

因粮少而开坑,讲真托纽辣么火粮为什么辣么少??特别是肉_(:3」∠)_
特瑞莎不是女主!!
特瑞莎不是女主!!
特瑞莎不是女主!!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她基本在第一部完前就没啥戏份了,但应该是有个好归宿的,应该O(∩_∩)O
女主视角,但是托纽,女主没CP,她有mommy和daddy就够了。
老套自杀穿越梗,失忆,会恢复的,也会回家的。
先占个地儿,写不写不一定,坑不坑不一定。
走电影,书还没买。
贴吧晋江都有贴,同步发。